http://www.seethinggash.com

如果要用八个字总结2019年的互联网你的答案是什

  南京大学新闻传播学院教授杜骏飞曾归纳了网民心理的九大特征:渴求新知、猎奇探究、彰显个性、娱乐时尚、减压宣泄、跟风从众、追求平等、渴望创新、自我实现。很大程度上,网络热门话题中的一些话语之所以流行,也是因为很充分地体现出了网民的这些心理。

  过去的一年,中文互联网领域热闹非凡,不只是互联网平台提供的讨论场保持着高频的活跃度,互联网行业本身,也是许多网民注意力的焦点和话题人物、话题事件的创造源泉。本期全媒派(quanmeipai)通过梳理2019年头牌观点小程序上的用户热议内容,与你共同盘点中文互联网八大话题,看看流行语或流行事件背后的网民心态。

  据报道,“我太难了”最早出自快手上的一个“土味视频”,视频里,眉头紧锁、眼神空洞的主播一边说着“我太难了,老铁,最近压力很大”,一边欲哭无泪地用双手扶住额头。视频走红后,网络上衍生出了各种各样的表情包,也有人玩起了谐音梗,将麻将牌中的“南”代替“难”,效果更佳。此后,“我太南了”风靡全国,一发不可收拾。

  2019年,“我太难/南了”有多火?它分别入选了国家语言资源监测与研究中心发布的“2019年中国媒体十大流行语”和《咬文嚼字》编辑部发布的“2019年十大流行语”。

  生活里没有容易二字的互联网人,更是将这个反映集体焦虑的话运用到了极致。当然,他们并没有哗众取宠,2019年,互联网行业及身处其中的互联网人的确是太“南”了。

  例如,互联网行业太“南”了。用户增长触及天花板;新的独角兽公司难产;曾经的明星项目,有的变卖,有的倒闭,有的股价暴跌,只留下被法院限制了高消费的创始人。

  再例如,互联网人也太“南”了。他们上半年还在为“没有996,都是007”而奔走呼告;转眼到了下半年,比007更可怕的变相辞退、暴力裁员就接踵而来。当有些公司抛弃你的时候,连一声招呼都不会打,哪还管你有没有年满35?

  当我们谈论996时,我们谈的是一种度、一种边界、一种博弈和一种价值观。度,即工作与生活的平衡;边界,即私人权利和公司权利的边界;博弈,即资方和劳方的谈判;价值观,即重新审视工业时代工作方式及其带来的异化。

  进入2020年,意味着最年轻的90后也要奔三了。这一代人的年龄危机,已经开始为互联网内容市场衍生出巨大流量。

  感觉自己被抛弃的,不只有中年人。90后群体的年龄危机,本质上是对于消费、对于工作、对于未来人生的意义认知危机。

  在奔三的道路上,曾经的心理优势和乐观主义都将被一一消解,取而代之的是家庭责任、工作压力和一个又一个迎面而来的现实问题。

  90后眼下面临的最大问题,可能是如何面对内外部环境迅速变化后的世界。在经济周期更迭的过渡期,和80后竞争主力公司关键岗位力不从心,和95后00后们一起接受新的信息源不占优势。那么兴趣特长延伸的新兴职业可以看作是破局的一种尝试,与资源变现人脉变现很类似。

  去年4月10日,人类史上首张黑洞照片揭开真容,引起全球关注。但仅隔一天,这张照片就出现在了视觉中国的图片版权库中。由黑洞照片引发的图片版权归属争议,将以视觉中国为代表的多家图片公司拖入舆论的风口浪尖。

  对于版权黑洞的探讨,集中在互联网媒体和视觉中国之间的博弈上。长期以来,图片版权一直是笔糊涂账,许多媒体在这方面付出了惨重的金钱代价。黑洞照片撕开了一道口子,理亏但又觉得憋屈的媒体从中敏锐地发现,图片公司的商业版权触手覆盖到了一些原本不属于他们的图片资源上。“版权黑”的流行,既是跟风,也是宣泄。

  不过,在争议之余,版权黑洞还有另一层解法。即现阶段互联网上的图片版权付费意识的确薄弱。强行将黑洞照片据为己有,是一种“黑”;任意盗图即插即用,也是一种“黑”。

  国内中小企业版权意识薄弱,很少有企业愿意主动购买版权内容。能够分摊版权内容成本的用户少,所以造成了内容价格昂贵。因为价格昂贵,更少的企业能够负担起成本,恶性循环。视觉中国被诟病严重的诉讼手段属无奈之举:诉讼是手段,销售才是最终目的。

  “国产电影崛起”的说法喊了很多年了,但之前都是口号,2019年似乎变成了现实。年初的《流浪地球》、年中的《哪吒》在成为票房爆品的同时,分别开创了国产科幻片和国产动画片的新纪元,同时又被寄予了打造“刘慈欣宇宙”和“封神宇宙”的厚望。

  如果要用一个字来形容今年的国产电影,那就是“燃”;如果要用四个字来形容,那就是“一京一吒”。“一京”,指的是吴京,“一吒”指的哪吒,这两个人物相关的两部影片票房,占据了年度总票房约15%的份额。

  据国家电影局数据显示,2019年,全国票房642.66亿元,其中国产片份额达64.07%。“中国电影市场保持不断增长的势头,电影创作和电影市场皆释放出巨大的活力。”

  腾讯新闻ConTech数据实验室发布的《2019娱乐新生态内容报告》称,2019年大部分热门电影均为国产电影,且呈现出百花齐放的繁荣局势。

  与此同时,国产电影崛起,体现的不仅仅是观众“用脚买票”的消费趋势和电影制作者对观影情绪的精准把握,还有电影市场蓬勃发展所带来的文化自信。

  我们这个民族既尊重传统,又有很强的文化创造力和生命力。每个时代都有自己的精神偶像和文化IP。《哪吒》的爆红就是在传统的基础上演绎新的内涵,人物形象虽然颠覆了传统,但能被年轻观众接受,他们正是观影的主力军。

  8月30日晚,一个名为“ZAO”的App突然刷屏朋友圈,引发病毒式传播。在这款软件中,用户只需上传一张照片,就能把影视剧经典片段里演员的脸换成自己的。

  然而,一夜走红的ZAO很快就陷入了争议:涉嫌侵犯他人的隐私权、肖像权、著作权等。9月3日,针对媒体公开报道和用户曝光的相关网络数据安全问题,工信部约谈App背后公司相关负责人,要求自查整改。

  正如很多媒体在换脸风波的后续报道中所言,ZAO的AI换脸功能其实是基于deepfake代码实现的。这一功能早在17年底已经出现,催生的社交应用多为网红型产品。

  ZAO的奇幻经历表明,反常的流行大多难逃速朽,尽管deepfake技术的应用投放门槛在变低,但制作周期成本和技术维护成本相对较高,同时普遍带有安全隐患和法律风险,需要相应的认证技术、鉴定技术、事实核查机制及信息保护政策进行兜底。

  在技术之外,ZAO引起的风波,也反映出用户隐私保护意识的进一步觉醒。AI换脸终究会在某一天成为人类社交的基础功能,但能否重新获取用户信任,将是衡量产品落地顺利与否的重要指标。

  AI换脸App存在着侵犯用户隐私权的法律隐患,这种换脸视频制作很有可能会对不知情的权利人的肖像权和隐私权造成侵害。如果被不法分子用来制造淫秽、暴力等违法视频,还将催生新的犯罪利益链条。因此,用户在使用此类App时,务必注意保护自身隐私。

  去年6月6日,工信部正式发放5G商用牌照,外界解读称:“这宣告了5G元年的来临。”5G究竟能够带来什么?一切尚未可知。至少在中国的互联网领域,5G已经成为高速的新代名词。一个“快”字,让人早早地感受到了技术巨变前夕的澎湃。

  关于5G未来式进阶的叙事,早已铺天盖地,但始终缺乏全面而有渗透力的知识普及。5G很快,究竟有多快呢?是否会取代Wi-Fi的位置?如果只是觉得快,是不是又把5G想简单了?很多在2019年产生的问题,只能留到2020乃至更长远的年份来解答。

  不少人将发展5G与中国速度结合在一起,除了华为热点事件的影响,还有对创新的渴望。中国曾经错过了多次技术变革,“快”的背后,蕴含了对于赢在起跑线上的期待。

  速率——5G的速率的确比4G快10倍以上,这是一个从量变到质变的变化。时延——5G的时延可以达到1毫秒。讲一个最简单的结果,有了1毫秒的时延技术,我们现在的无人驾驶安全可以绝对保障了。

  多闪、马桶MT、聊天宝、梨喔喔、绿洲、听筒、ZAO、声波、朋友、人人……没错,这些都是2019年新推出或重启的移动社交应用。互联网巨头纷纷瞄准年轻人的“孤独”,有用户借机自嘲:“我看起来真的很像没朋友的样子吗?”

  公众号“文化产业新闻”在一篇文章里提到,“据统计,2008年至2015年,社交类App总上线年前两个月,就已经上新了53个社交APP。”

  的确,回顾过去一年,从张一鸣、王欣、罗永浩选择在同一天发布社交新品,到绿洲的重新上线和ZAO的一夜刷屏,再到年末一系列新应用的推出,互联网巨头纷纷布局移动社交市场,释放出新一轮移动社交大战的气息。

  社交大战,也被很多媒体应用到了标题中,并诞生了诸如“新一代社交元年”“垂直社交赛道”等说法。当然,人们更感兴趣的还是,微信的挑战者们究竟能够带来哪些惊喜?

  从过去这一年的情况来看,这场“大战”只显示出了数量和声量,这一时代网民的生意,特别是大学生的生意,已经没有那么好做。

  学生社交始终难以突破,江湖上也难以出现第二个“人人网”。当下的大学生社交软件,是否能伴随大学生走出校园是个未知数。即便是在校园吸引大学生的手段,也都显得底气不足。

  “带货”其实是2017年的网络热词,加上“直播”的前缀,才有了2019年的熟悉感。起初,直播带货只是电商直播的一种行为描述,随着李佳琦、薇娅等网红主播的出圈及“双十一”的火爆,网红带货在去年下半年重新成为一个现象级话题。

  现实社会中,明星、网红对某一商品的使用与青睐往往会引起消费者的效仿,引发大面积流行和热销。电商平台的网络直播,显著提升了这种认可和效仿的影响力和转化率。

  当然,直播带货在2019年的火爆,更离不开主播的加持。“口红一哥”李佳琦,扮演了杨超越在2018年的角色。如果说杨超越是网民一票一票投出来的,那么李佳琦就是网民用一叠一叠的钞票买出圈的。

  比起5G,直播带货是2019年更显性的年度线G还存在于人们的想象中时,直播带货已经在一片“吃土”声中卷走了数以亿计的现金。

  如今的直播、微商、拼团等模式,伴随着链接人的工具效率提升,出现了集中爆发,成为社会大众积极参与的热点事件。网红带货一直在延续,手段工具不断在升级迭代,但是不变的本质是基于人为载体媒介的销售模式的普适性,以人为媒在冷冰冰的人工智能时代,显得格外的温暖阳光,也变得稀缺。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